您現在的位置:首頁 > 學庫

冉莊印象

時間:2019-08-08 來源:中國旅遊報 作者:王唯唯

戰争的硝煙已經散去,但冉莊用它的存在告誡着我們,隻有牢記曆史,才能走向和平,走向未來。

“地道戰嘿地道戰,埋伏下神兵千百萬。千裡大平原展開了遊擊戰,村與村戶與戶地道連成片,侵略者他敢來,打得他魂飛膽也顫,侵略者他敢來,打得他人仰馬也翻,全民皆兵,全民參戰,把侵略者徹底消滅完。”這是電影《地道戰》的主題歌。每當聽到或唱起這首歌時,腦海裡馬上會浮現出老鐘叔敲鐘報警的英雄形象,想到那棵老槐樹和那口大鐵鐘,想到四通八達的地道,特别是想到電影裡的經典台詞:“各小組注意,各小組注意:你們各自為戰,你們各自為戰……不許放空槍!”以及反派人物湯司令的“高,實在是高”和山田的“悄悄地進村,打槍的不要”。之所以能想到這些,是因為兒時的我看此片不下于10次。在“文革”那個特殊時期,全國電影故事片隻有“三戰一隊一個兵”:“三戰”是《地道戰》《地雷戰》《南征北戰》,“一隊”是《平原遊擊隊》,“一個兵”是《小兵張嘎》。

到保定,我把第一站就放在冉莊。

首先參觀的是“冉莊地道戰紀念館”。紀念館陳列着大量的實物,非常詳實地介紹了冉莊村從慘遭殺戮到奮勇反抗的曆程,詳述地道戰的背景、發展與完善,軍民利用地道抗擊日寇的英雄壯舉曆曆在目,令人感慨萬千。從導遊的介紹中了解到,冉莊的地道一般寬約0.7-0.8米,高約1.15米,上距地面2米多,共24條支線,全長達32華裡,形成了戶戶相連,村村相通,上下呼應,能進能退的地道網。張森林是冉莊的第一任村支書,帶領村民積極抗戰,不幸被捕,甯死不屈英勇就義,犧牲時年僅34歲。端詳着他鐵骨铮铮的雕像,讀着他寫的《就義辭》,“鱗傷遍體做徒囚,山河未複志未酬。敵酋逼書歸降字,誓将碧血染春秋。人去留得英魂在,喚起民衆報國仇。”不由人蕩氣回腸。每一件實物,每一個故事,都把我帶回到那血雨腥風的抗戰歲月,冉莊人民浴血奮戰的曆程曆曆在目。

迫不及待地按照指示牌的提示進了地道。在昏黃的燈光下,内景清晰可見。地道寬不到一米,一人來高,可容兩人并排而行。地道中有指揮部、休息室以及儲糧室、廚房等生活設施。沿着路标前行,交叉處的翻闆上寫着:注意,下面是陷阱。走着走着,有微光從牆上透射過來,湊近一看,街上情形一目了然,這應該是瞭望孔或者射擊孔吧。我通過瞭望孔看着外面,想到了在紀念館裡看到的聶榮臻元帥的親筆題詞:“神出鬼沒,出奇制勝的地道戰,是華北人民保家衛國,開展遊擊戰争,在平原地帶戰勝頑敵的偉大創舉。”

走出地道,來到了冉莊村中。在十字街口,我見到了電影中的經典場景——老槐樹和那口用來報警的鐵鐘。我不知道該用什麼樣的文字來描述自己當時的心情,我幾乎是小跑着來到老槐樹下。隔着圍欄,我仰視着老槐樹和那口大鐘,看着看着,情不自禁地就輕唱起來“地道戰嘿地道戰,埋伏下神兵千百萬……”

在老槐樹旁有一位志願者,我走上前問道,這棵老槐樹就是電影裡的那棵嗎?得到的答複是肯定的。志願者說,這棵老槐樹是唐代種植的,至今已有一千多年的曆史,1965年拍攝《地道戰》電影時,它尚存暮年的枝葉,電影拍完後,它好像是知道自己已經完成了最後的使命,枝脫葉落,僅留下幹枯的身軀。聽完,我想,神奇也好,傳奇也罷,作為冉莊地道戰遺址的标志性景觀,那千年古槐,那铮铮大鐘,都在提醒着我們,曆史不能忘記!

依依不舍地離開老槐樹和大鐘,沿着古樸甯靜的村道慢慢前行。一路上,到處可見地堡和工事,幾乎每個院落都是文物保護單位,沿街的黑漆木門上都貼着一小塊門牌,寫“冉莊地道戰遺址文保字×号”字樣。大部分院落都是空的,那斑駁的牆壁、陳舊的石碾、廢棄的辘轳、深邃的古井、隐于房根牆角的槍眼工事,以及随處可見的大幅抗日标語,默默訴說着這個普通村莊在那個峥嵘歲月裡的戰鬥傳奇。

站在村口,看着眼前這個普普通通的村莊,我想,如果不是有着曾經的充滿傳奇色彩的抗戰曆史,冉莊隻能算是冀中平原上一個非常普通的村莊。但就在這個普通的村莊裡,共産黨領導下的人民群衆創造出了神出鬼沒、舉世震驚的地道戰。一個小小的村莊,一群普通的百姓,書寫了一段英勇不屈的抗戰曆史。戰争的硝煙已經散去,但冉莊以它的存在告誡着我們,隻有牢記曆史,才能走向和平,走向未來。

冉莊,向你緻敬! 





責任編輯:徐曉

相關推薦
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